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极武弑神 第21章 二一、血亦是臭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5:21

极武弑神 第21章 二一、血亦是臭

“奋起!奋起!”

最初时喊的人不多,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到后面,竟然有了排山倒海一样的声势。

本来满脸凶色的裘家人,这个时候傻了。

若是散武者或者一般人这样带头,裘家人肯定就要上前抓人。

但是衡冲双煞韩洪与谢芷这两个武痴,他们就只能缩手缩脚。

毕竟这两人,一个是韩氏,一个是谢氏,也是自己家族的天才人物,背后有家族支持。

想要动他们,除非裘家现在就和三大家族全面开战。

而成千上万人都咆哮,也可以看出,裘家多么不得人心!

这十余年,几乎每天,都有无辜者在裘家的残暴下死去。

衡冲之民,从普通人到散武者,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就算背后骂几句,都得xiǎo心被裘家的耳目听去。

但是今天,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站在擂台上,在大庭广众之前,狠狠地教训裘家!

他们当然要为此发出声音。

声音既是对擂台上陆昊的支持,也是对裘家人的声讨。

刚才还个个凶狠的裘家人,现在一个个缩头缩脑,生怕激动起来的观众,把他们拖出来暴打。

“裘家主,看到了吗,什么是人心所向。”

俞家族长的声音,穿过声浪,传到了裘万倾耳中。

裘万倾不屑地一撇嘴:“且看!”

声音当然也传到了擂台之上。

陆昊还没有什么反应,裘邪的目光却更阴鸷狠辣。

不是想看裘家的笑话么?

不是恨裘家么?

那好,我就让你们的希望破碎,让你们所有人都失望至绝望!

心意一转,裘邪手中的刀更为凌厉。

擂台上传来的寒意,甚至传到了台下,刀掀起的罡风,刮得人用生疼。

要用绝对的实力,碾压陆昊!

“这家伙……他竟然开始拼命了?”

韩洪愣了愣,裘邪占优势,所以他们才激励陆昊,没有想到,陆昊还没表现,裘邪反倒先拼命了。

“哼哼哼哼……”

贵宾台上,裘万倾发出一连串的冷笑,睨视了俞程一眼。

笑声极是畅快,仿佛他们家裘邪马上就要把陆昊斩于刀下。

人心所向有什么屁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终究是虚妄!

俞程倒是一脸无所谓。

陆昊已经淘汰了四个裘家之人,其中裘鹏、裘刃,更是肯定能进入初会前十的人物,对俞程来説,陆昊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

俞程甚至想到,如果陆昊能不死于裘邪的刀下,那他们俞家这次,就大赚特赚。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从陆家把陆昊也挖来。

当然,前提是陆昊能活着。

在裘邪狂飙一样的刀下,陆昊艰难支撑。

他明白,自己元气不足,就算击中裘邪要害,也无法攻破他的防御。

但他还不想认输,哪怕裘邪已经明显要取他性命。

周围人的呐喊,让他身上的血液沸腾,也坚定了他从一开始的信念。

诛杀裘邪,为无辜者复仇!

“既然自己的力量不足,那就得借助外力……外力……”

擂台之上,就只有他与裘邪,有什么外力可以借助?

对了!

自己和裘邪!

自己的力量不足,那就利用裘邪的力量!

“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

九个字又突然浮现在陆昊脑中。

陆昊的身体,也随着这九个字出现,开始行动!

变爪为掌,身上的虎形气势一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状态。

身体微缩,避开裘邪弯刀锋刃,脚步轻移,向裘邪靠了上去,手掌划圈,搭在了裘邪腕上!

太极,云手!

擂台下的观众,看到陆昊靠近裘邪时,都情不自禁摇头。

双方元气的差距,决定了力量的差距,陆昊就是接近了裘邪,也无法给对方造成伤害。

而裘邪心中,则是大喜。

他早就在等这一刻!

他对陆昊最具优势的,还是元气!

聚灵三品的元气,比起养气七品,那可是要多出一倍以上。

近战,自己就可以凭借元气带来的力量优势,象碾死一只xiǎo臭虫一样,让陆昊粉身碎骨!

至于陆昊的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他根本不在意。

凭借陆昊的力量,完全不可能夺走他手中的刀。

“死!”

他尖叫了一声,挥手劈刀。

陆昊的手并没有抵挡,而是顺着他的手一起下,同时陆昊身体奇怪地一扭,避开了这一刀。

“死死死死死

极武弑神  第21章 二一、血亦是臭

!”

裘邪嚎叫着,刀出如电,不给陆昊再有后退的机会。

但当他出到第四刀时,发觉不对。

搭在自己腕上的陆昊的手,仿佛在引导自己!

他刀势虽然凌厉,可是劈砍出的方向,总是和预期的目标偏离一些。

“这……是什么邪术?”

裘邪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围观之人,只看到他一刀猛胜一刀,陆昊只能在他的刀锋下左躲右闪。

他自己却又已汗透衣裳!

他不怕陆昊占上风,但怕象现在这样,自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手、云手、云手!

接二连三的云手,引着他的刀劈出,当刀势威力达到最dǐng锋时,刀锋也已经偏成一个圆。

劈向陆昊,不中,回收,斩向自己!

“啊?”

“怎么回事!”

“不好!”

围观众人,惊呼各异。

贵宾台上,裘万倾飞身纵出,口中大叫“不要”!

可是所有人的反应,都已经晚了一步。

裘邪逆反而回的刀,直接劈在自己的左腰之下。

他发出凄厉的惨叫,生生将自己的腰劈开一半,脏器鲜血,喷涌而出!

陆昊已经收手,后退,面无表情。

裘邪就算想要拼尽最后力量,与陆昊来个同归于尽,也不可能了。

“我怎么……会败?”裘邪喃喃説了声。

他还伸手,将刀举起,舔了一下刀上自己的血。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清明起来,还带着些许自嘲。

“原来……我的血……也是臭的……”

然后,裘邪的身体向一边折去。

哪怕是聚灵三品,哪怕是天纵奇才,哪怕是生性狠毒,受了这样的伤,也无法活了。

擂台之外,万籁俱静,直到裘万倾再度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呼,众人才被惊醒。

裘邪败了,死了,这位裘家的天才,衡冲新秀榜第二位的英杰,就此殒落!

邯郸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邯郸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邯郸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邯郸治疗宫颈炎方法
邯郸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