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魂尊 第661章 恼羞成怒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5:52

玄天魂尊 第661章 恼羞成怒

只见东老的右手刚刚搭在甄离的身上,甄离脸上立刻露出了惊恐之色来,那模样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来。

与此同时,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甄离头顶的灼商火武魂竟然猛地摇晃起来,一点点的剥离,这正是灼商火崩溃的样子。

而对面的东老,脸上则是露出一丝茫然之色,显然十分吃惊,而且似乎在施展着什么,只是甄离头顶的灼商火却没能停止崩溃。

画面中的甄离猛地站了起来,似乎神色愤怒的说着什么,同时望着东老的目光满是惊骇和恐惧。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大厅之中,此时一片静谧。

所有人都在回味之前看到的场景,一个个心中震撼。

“甄离大师,你来说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祁立明冷哼说道。

“是。”甄离目光怨恨的看着东老,咬牙道:“我前些天因修炼,不小心弄伤了武魂,所以来找玄光阁的大师治疗,因为相信玄光阁的名声,我当时也没有任何防备,就按照这东博森大师的要求,直接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等待对方的治疗。”

说道这里,甄离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怒声道:“谁知道这所谓的东博森大师的右手刚刚搭上我,他的手掌中突然传来一股十分邪恶诡异的魂力,直接侵入了我的武魂之中,当时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武魂已经开始了崩溃。”

“这就是画面中呈现的场景。”

“我以为这东博森想要杀我,所以就奋起反抗,结果那东博森居然真朝我下起了毒手,我当时武魂崩溃,拼尽全力才逃了出来,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你放屁。”甄离一说完,东老便怒声说道:“我根本没有对你施展什么魂术,刚才右手搭在你肩膀上的时候,我的魂力都还没施展,是你的武魂莫名的崩溃起来,我急着想要稳住,谁知道你却突然朝我动手,我才奋起反抗。”

“哈哈哈,莫名的崩溃?阁下也是一名炼魂师,难道不觉的自己的话很幼稚么?我的武魂好好的,为什么会莫名崩溃?而且偏偏是你右手搭在我肩膀的时候崩溃,现在真相已经呈现大家面前,你居然还想狡辩?”甄离语气怨恨的说道。

“这……”东老为之语塞,他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当时甄离的武魂会突然崩溃起来。

除非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甄离故意这么做。

只是甄离并不是一个炼魂师,他想这么做,也很难做到啊。

正在东老心中疑惑的时候,甄离却是突然将他此刻的猜测说了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有可能是自己将自己的武魂弄崩溃?你自己想想觉得可能么?首先不说我能不能做到,就算是我能做到,我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为了陷害你,我将自己的未来、前途甚至生命都置入其中?你觉得会有人这么傻么!”

周围的群众都是窃窃私语起来。

不得不说,甄离的这话说的很有道理,让先前还有些怀疑甄离的人,怀疑立刻减弱了很多。

武魂崩溃并不是一件小事,首先它极其难以恢复,没有一个炼魂师敢说一定能将别人崩溃的武魂给治愈。

其次它的后果十分严重,轻则修为跌落,今后难以突破,重则更是有生命危险。

玄光阁的确是抢了古丹楼的生意,它也有陷害的动机。

但要说古丹楼敢拿自己首席炼药师的生命和安全来陷害玄光阁,众人又觉得不可思议起来。

苏秀一他们各个脸色阴沉,听着周围武者的议论之声,不知该如何辩驳。

一时之间,玄光阁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中。

“这种谋害他人性命,行凶作恶的地方,我等又岂能让他为非作歹,祸害他人,今日我古丹楼,必要将这玄光阁铲除,还天都府民众一个朗朗乾坤。”

祁立明义正言辞,神色震怒。

“啪啪啪啪……”

“说的好,说的好啊,古丹楼祁楼主果然是义薄云天,慈悲心肠,为己为人,死而后已啊。”

就在这时,一个鼓掌声突然响了起来,在大厅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与此同时,伴随着鼓掌声响起的,还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只是那声音中,却是蕴含有一丝嘲讽之意,众人皆闻。

“谁?”

祁立明脸色铁青,震怒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少年,从人群中缓步走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眸光深邃如星辰。

来人正是在一旁观看了多时的叶玄。

“祁立明楼主,此人就是那玄烨。”鸿德大师在一旁传音道,目光凝重。

“他就是玄烨?”祁立明瞳孔一缩,但嘴角却是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

“烨少!”苏秀一等人大喜,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急忙纷纷喊道。

他们脸上的那种神态转变,让所有人都是大感震惊。

人群也是悄然议论开来,叶玄的名气,在随着玄光阁开业的时候,就已然传递了开来,一些有消息来源的人都知道,现在这玄光阁,真正做主的不是原来秀一阁的苏阁主,正是这叫玄烨的少年。

“烨少,刚才古丹楼的甄离他们……”东老急忙走上前来,神色有些羞愧的说道。

叶玄挥挥手,对他道:“我都知道了,稍安勿躁。”

而后他转头看向古丹楼的几人,冷笑道:“古丹楼的祁楼主,你好大的威风啊,还有骗子鸿德大师,奚宜春副楼主,好久不见,怎么,今天又来我玄光阁闹事来了?”

“闹事。”祁立明目光一冷:“阁下,你好好看清楚了,我们是来讨还公道的。”

“哦,原来是这样。”叶玄淡淡道:“看来是我误会几位了,呵呵,刚才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位应该就是所谓的甄离大师吧,啧啧,甄离大师果然是好用心啊,请我玄光阁的炼魂师治疗武魂

,居然还会用水晶球录制过程,啧啧,我可是很好奇呢,难道甄离大师不知道修复武魂时候分心的后果么?”

叶玄连连笑道,语气中嘲讽和不屑,同时话语之中,意有所指。

在场众人心下都是一愣,对啊,甄离大师是来请玄光阁修复武魂的,怎么还会故意用水晶球录制过程?要知道,修复武魂的过程中,被修复者必须要做到全神贯注,不能有一丝差池,否则很容易导致修复失败。

“你……”甄离脸色一白,他也想到了这件事的漏洞,脑子一转,连开口说道:“哼,哪又如何,老夫做事的时候,习惯留个备份,就连炼制丹药的时候也是如此。”

“至于后果,老夫自然知道,但是老夫身为一名七品王级炼药师,一心二用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根本不会影响到武魂的修复。”

甄离傲然的说道。

叶玄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么个回事,如此是我小看甄离大师了,不过其实我更佩服的,还是古丹楼的祁楼……”

叶玄接着看向祁立明,嗤笑道:“啧啧,先前甄离大师一句话没说,祁楼主居然就已经知道甄离大师录下了他武魂崩溃的画面,不但如此,甚至连录制下了哪一段,都清楚明白,嘿嘿,祁楼主还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啊。”

祁立明脸色倏地一白。

他猛地反应过来,先前甄离的确什么都没说,自己便直接让他拿出了水晶球,这……

祁立明脸色变幻了几下,冷哼道:“甄离大师乃是我古丹楼的炼药大师,他的习惯个性,我都很清楚,知道他习惯留下备份的特点,所以才敢直接开口,这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你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掩盖你玄光阁行凶作恶的事实,做无谓的狡辩……”

“咦,是这样么?”叶玄脸上带着放浪不羁的笑容:“这么说来,你们古丹楼的甄离大师来我玄光阁治疗武魂,结果包括阁下这个古丹楼楼主、副楼主、以及诸多强者都在我玄光阁,并且同一时间赶到,也是一个意外喽?”

他这话立刻引起不少人皱眉起来,似乎听出了什么味道,的确,古丹楼的意外实在太多了,难道这其中有问题?毕竟巧合太多,就不能称之为巧合了。

祁立明脸上露出一丝恼怒之色,他没想到叶玄这个看似年轻的少年,思维竟是如此缜密,简单几句话,立刻就让众人的怀疑转换了过来。

他顿时怒道:“我不和你废话,今日你害我古丹楼甄离大师,老夫现在代表天都府将你玄光阁查封起来,你若不服,天都府自会有人来查明真相,来人,给我将这玄光阁给封了。”

他话音落下,立刻涌出来一群强者,各个全身释放出恐怖的气息,将玄光阁围拢的严严实实。

“阁下好大的威风啊。”叶玄目光逐渐阴冷下来,露出一丝森寒之意。

“哼,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任你如何狡辩,也难逃天都府律法的制裁,就给我乖乖束手就擒吧。”

祁立明眸中闪过一丝阴冷,突然揉身而上,一把抓向叶玄的脖颈,如同抓小鸡般朝他抓摄而下。

...

聊城整形美容费用
潍坊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潮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聊城整形美容手术
芜湖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