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灵王朝 第三七零章:凤妖来袭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1:51

灵王朝 第三七零章:凤妖来袭

“这妖气...”雨龙轻轻抬了抬金框的眼镜,剔透的镜片上泛着淡淡的寒芒。他能够察觉到,这种妖气不仅强大,更有着一种前所未见的气息,与先前那些妖孽截然不同。

狐妖皮皮缩到了角落里,愣是连头也不敢冒出来。他本就是只狐狸,狐狸除了狡猾之外,亦是胆小不已。在与妖孽的战斗中,他永远是消失最快的那一个,等风波平息之后,方才又灰溜溜地跑回来。眼下感觉到这强大的妖气,皮皮自然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

“皮皮,这是什么妖?你能感觉出来吗?”庄邪朝他看去,也是一脸认真地问道。

黑暗的光线中,露出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狐妖皮皮在妖化的状态下,是只小如野猫的狐狸,此刻身子一蜷,就显得更加的瘦小了。

看着庄邪,他的目光有些闪躲,两只爪子来回搓动了几分,才颤颤地开了口:“是....是凤妖.....”

“凤妖?那是什么?”庄邪皱紧了眉头。

“凤怎会是妖?”花千愁靠着石墙也是一脸否定地看着皮皮。

爪子捋了捋毛,皮皮眼睛在黑暗里泛着绿光:“哎呀,这凤只是尊称,其实就是野鸡妖.....”

“野鸡妖?!”一听这话,邵庭不禁也是笑出了身来,笑触及到内伤,又痛的叫唤。

庄邪眼皮塌了下来,摸了摸鼻子:“你说你一只狐狸,乃是鸡的天敌,怎么倒还怕它了?”

“那不一样!这等妖气,这凤妖至少是上等妖孽!”

“上等妖孽”这四个字一出来,大伙脸上的表情便瞬间严肃了起来。这与他们的猜测并没有多大的出路。这种妖气的确要比他们之前见过的所有妖孽都要强得多。

石楼内气氛陷入了一片僵凝中,斑驳的光影在石楼外依稀有些闪动,忽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众人的心弦顿时拉紧!

定睛看去,乃是昨夜所见的那个彩雀少年。这令得紧绷的情绪稍稍有了一些缓和。

“嘿嘿,怎么样见到我是不是很意外啊?”彩雀少年朝着一行人招了招手。

但,虽然这彩雀少年出现,可那股不断靠近的强大妖气仍旧没有消失,这让得庄邪等人当下也是警惕了起来。一个强大的凤妖不说,又来了彩雀,要是两妖联起手来恐怕就没那么好对付了。

千叶月从石壁上跳了下来,眯着眼:“大笨鸡你来干嘛?”

彩雀少年摊了摊手,道:“让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可好了吧,凤妖大人就要来了。”

话音才刚刚落下,空间之内忽然传来轻灵的声音:“小儿郎胆子不小,竟敢擅闯我妖族境地?”

这道声音声线细腻,分辨不出男女。言语虽有斥责的意思,但语气却显得平淡。

伴随一道艳如晚霞的光照耀在石楼之外,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轻盈落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那是一个男子,极其妖艳的男子,身披鸡毛掸子般的粉色羽绒外裳,金色的短发如瓜瓣般中分两侧,身下是雪白色的百褶裤。尖尖小小的脸,细细长长的每,以及那双如红宝石般耀眼的眼瞳,都将他的妖艳展现得淋漓尽致。

“小彩雀,你来此作甚?蜂鸟近来可还安好?”凤妖斜眸一撇彩雀少年,清清淡淡地道了句。

“蜂鸟大人安好,谢凤妖大人挂念。小妖也是察觉到大人您的气息,这才来此恭迎的。”彩雀少年顿然变得卑躬不已,谦逊有礼,全然没有印象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凤妖,就是鸡喽?鸡应该比蚯蚓好吃吧?”

忽然千叶月有意无意的一句话,让得所有人的额头之上都涌起一根粗大的青筋,眼瞳收缩着朝她看去,差点儿没咽了气。现在局势不明,凤妖还不知是敌是友,而她这一句,无疑是触犯了凤妖的威严!很有可能会将其激怒!

但凤妖的表现却不像他们猜想的那样,而是平平淡淡地瞅了一眼千叶月,细长的眉头轻轻一挑。旋即看向了庄邪等人,道:“我乃空音院凤妖,凤辞。昨夜察觉到此地有人族的灵力波动,特来此地,不料还真是有不知死活的人族,敢擅闯我妖族境地?”

庄邪等人紧握着拳头,沉默不语,灵力暗自斗转,随时准备着与他一战。

“说吧,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凤辞道。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妖域能量石。”梵影正色道。

“喔?能量石?呵呵,原来如此。”凤辞冷笑了两声,目光不着痕迹地在众人身上扫过:“就凭你们几人,也妄想打能量石的注意?”

庄邪看着他,暗自也是沉吟起来。他记得彩雀少年曾说过,空音院的妖孽是妖族真正的战士,所以它们绝不会轻易放过人族。而从刚才到现在那凤辞并没有动手,而是先了解下他们此行的目的,这足以体现无论是他,甚至是空音院中的每一个妖,都受过严密的训练。

“喂!你很嚣张嘛!”千叶月叉着腰,撅着鼻子:“小心我吃了你这只鸡。”

凤辞一脸云淡风轻,终于也是因为千叶月再次出口的“鸡”而冷凝起来。得知了庄邪等人来此的目的,它已留他们没有半点用处,目光一时冷冽,他一手扬起,掌心之中盘旋着一股赤红色的气旋。

这种气旋如齿轮一般缓慢转动着,赤红色的光泽中有淡淡的浑浊,很显然这其中的妖气定是雄浑不已。

“若你能当下我的凤血旋,我便饶你不死。”

冷冷地一声道出,掌心之中的赤红气旋喷射而出,直朝千叶月而去。

紧张地气氛一时间像断了的弦,见凤辞朝千叶月动了手,所有人都嘶吼着朝他冲去。

清脆之声响起,细剑出鞘,粉色的剑光与赤红色气旋在一瞬间碰撞交织,但听一声轰隆作响,这座石楼在顷刻间崩裂而开。

脚下的大地,横纵震裂,千叶月顿然也是感觉到一丝吃力,黛眉轻轻一蹙,也是斗转灵王罡气而出,方才将这股气旋震消。

双脚向后连连撤退,千叶月美眸微微眯起,口中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但见同一时间,梵影身外六道黑影已是朝着凤辞疾掠而去,黑影手中持着金色齿轮,携着锋利的破风呼啸,飞梭掠过,却在下一秒被凤辞震慑而出的一股莫名之气击碎。

“这是什么?”梵影顿然一怔,定睛看去,但见凤辞的身外障起一层无形又透明的防御,让得他的攻击几乎在一瞬间被顿化一空。

紧接着,一声轻喝,邵庭凌空一个翻腾,掌心之中数道铁镖连射而出,又听叮铃几声清脆之响,铁镖纷纷落下,皆是近不了他周身半寸。

双脚踏住跌落下来的石板腾飞高处,洁白的手套之上,三道灵箭在一瞬间齐射而出,淡蓝色的光芒上下浮动,犹如一条蓝蛇一般,疾掠而来,但也如同梵影和邵庭那般,无法进入他周身的范围之内,便被那透明的防御所阻隔所有的攻击在一瞬间被顿消无形。

“真没劲。”叹声摇头,凤辞眼角一斜,但见地面之上一根粗壮的青藤如潜龙而来,他眉头轻轻一簇,大手一挥,有意的驱散自己的防御,忽然扬起手来,手掌在一瞬间从人形化为了凤爪,朝着地面隔空一打,一阵无形的气波传入了地底之中。

但听一声闷声连响,土地炸裂而开,那根青藤竟是沿着根心被贯穿一空,紧接着边听竹小兰一声痛吼,胸膛被那贯穿而来的气波击中,一口鲜血吐出,原地倒下,昏死了过去。

“这.....小兰!小兰!”邵庭疾步来到竹小兰的身旁,轻轻拨开她领口一看,但见那丰润的胸脯之中,已是有着五道鲜红的爪印。

心下一怒,邵庭挺身便是要施展灵源觉醒,但听庄邪隔空高喊:“快住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众人脚步停下,也是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胸脯一阵起伏。他们并非因为庄邪的话而停下,而是被庄邪的话所唤醒,变得理智了起来。他们都很清楚,这个人的实力与昨夜那些昆虫妖全然不在一个境界上。这个凤妖妖强大太多了。

一声呼喊,同时也将凤辞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隔着不远,上下打量着这个少年,眉头在不经意间轻轻蹙起:“你的身上有妖气?你不是人,是妖?”

庄邪立在原地,阳光照耀在他额头的汗水上,泛着晶莹的光。他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是人,不是妖。”

“不,就凭我凤辞来自空音院,我绝不会看错。你的体内有着妖气......虽然我不知你为何会和这些人族待在一起,但你绝对是妖。”凤辞道。

凤辞的话,有意无意地让梵影等人重视起来,其实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早已对庄邪身怀妖气这一点心存怀疑,只不过谁也没有去捅破这层窗户纸。而此刻,经凤辞这般一说,那些汇聚而来的目光之中也是多了几分漠然。(。)

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曙光韩式正牙
癌症晚期,他是怎么让生命延续至今
秦皇岛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治牛皮癣镇江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