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霸天刀客 第344章 赏刀会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7:02

霸天刀客 第344章 赏刀会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王哥哥舞枪跳跃,化解掉林芳儿的攻击。改枪为棍,等林芳儿近前来一个横扫千军如卷席!简单的一招竟然令林芳儿无法躲避。不是躲不了,是伤得有点重。

横扫的枪是棍带着尖儿,先是扫到林芳儿的腰,枪尖儿随后划着同一个地方过。这等于是先砸后割,腰间好好的一块肉被分成了两家。得亏林芳儿用的护甲高级。被横扫出很远的林芳儿重砸在地上,竟然没断几条肋骨。

“真是不顶用啊。”独腿人拄着拐向前走。迈腿要去拿美人的王哥哥停住脚,等在原地。独腿人说:“本不想插手,不过她和展破魂有牵连,我不能不管。所以只能对不住你们了。”

独腿人说完了话,也走到了王哥哥的跟前。王哥哥还保持着迈腿的动作一动不动。只是这个时候,他的身上出现了一层薄雾。很薄很薄的薄雾,不飘散不挥发的裹着王哥哥。

独腿人伸出手掌轻轻的握拳,裹着王哥哥的薄雾倏忽膨胀下,接着迅速收缩不见。地上出现了一堆白骨,王哥哥不见了影子。

任谁都知道,那堆白骨就是王哥哥。

山匪们用比来时快一百倍的速度向回跑。独腿人用比他们快一百倍速度,将他们笼罩在薄雾内单手连连抓捏。不消片刻一片白骨铺满地。

收了神通,独腿人去了林芳儿的跟前,微微弯腰俯视仰躺在地的林芳儿。

“你和展破魂什么关系?”

“你不告诉我,我先睡再睡,等睡到你有了孩子我杀孩子再睡你。你说不说?”

“你是变态!”

“你说对了,我是一个变态。”独腿人丢了拐杖用一只腿独立,蹦啊蹦的在原地。还转了好几回圈儿。“我跳的好看吗

?”

林芳儿浑身打了个激灵。开始相信这个独腿人说的话,他真是个变态。

“展破魂利用祖辈上的约定,强迫我和他成亲。”林芳儿说:“我抵死不愿,偷跑了出来。”

“这么说,你是展破魂未过门的娘子?”

“我不是!不管他怎么想我不是!”林芳儿喊过,腰那里更疼了。疼得再也不能大声喊。连这个独腿人脱自己的衣裳都没办法喊人救命。

“不管你说是不是,在我这里你就是展破魂的娘子。不然你跑什么?”独腿人扯着林芳儿的衣裳说:“展破魂夺了我的女人,我就要睡了他的女人。你说,是不是很公平?”

“不公平不公平!你有能耐去找他去,欺负我做什么?我也是受害者……哇!”林芳儿痛苦的痛哭。“伍忆哥哥,你在哪里啊伍忆哥哥。快来救救我吧,救救你的芳儿吧。”

“伍忆哥哥?嚯嚯嚯……原来展破魂也被人带了绿帽子。哈哈哈……”独腿人撕开了林芳儿的内衣,里面红的白的都漏了出来。“不会吧……还是个姑娘身子。展破魂那个东西竟然会放过你?”独腿人停下了手,摸摸林芳儿的脸颊,动作也很是轻柔。

“求求你,看在我们都是展破魂的仇人份上放过我。要不干脆杀了我。”

“我不想放过你,也不想杀了你。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那你想怎么样?”

独腿人说:“我想给展破魂戴顶绿帽子。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你能满足我吗?要知道,刚刚我可是帮你杀了好多人啊。你看看,快看啊你。”

独腿人摇晃林芳儿的双肩,引得林芳儿的伤处疼到了心里。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喽?那好,我来给展破魂戴帽子。”独腿人又去拉扯林芳儿的裤子。刚拉到腿窝那里忽然又停下了手。“我话说得不完整。我重新来过一遍。”独腿人把裤子再给提上,很正式的说:“我,李凯锐给展破魂戴帽子。”

李凯锐再去脱林芳儿的裤子。噗嗤一声,有人笑。

专心致志的李凯锐独腿撑起,单腿儿蚂蚱一样蹦出去老远老远。笑的人还在笑,笑得很好听。

“没办法喽,我不想坏你的好事。可是你太太太可爱了。”

笑的人出来,是一个姑娘。她从一棵树里出来。俏生生的模样比林芳儿差不了多少。

“你是谁!”李凯锐问。姑娘说:“我是看你给人反复戴帽子的看官。”

“你到底是谁,说!”

“我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求求你救救我,要不杀了我。”林芳儿拿过衣服掩住自己的胸口。“如果我不死,你一定会得到报答的!”

“你有什么能报答我的?说来听听。”姑娘好奇的样子更显俏皮。

“我姓林,皇都林家长女。”

“哇哦……林家的长女啊。”

从那棵大树再出来一人,这一回是位老者。老者径直问向林芳儿。“林定海是你什么人?”

“林定海是我大爷爷。”

“他还在吗?”

“大爷爷在闭关。”

老人点点头,说道:“我与林定海算是有过几面之缘。今天见了你也算是我和林家的缘分。小妮子。”

那个很爱笑的姑娘娇笑的过来。“师父,是不是让我送她回家?”

“是送她想要去的地方。”

老人说过林芳儿,走过去李凯锐那里。只走了一步,第二步落脚便是李凯锐的身前。吓得李凯锐扑腾一下跌坐在地。“想找那个展破魂报仇吗?”

“我给你经法技法,你拜我为师。”

“我能打得过他!用不着你的技法经法。”

“你能打得过他,你就不会背后偷偷的对他女人下手。你能打过他,你会当他的面这样做。”老人家俯下身,瞅着李凯锐亮着毒牙的眼睛,问:“你想这样吗?”

“我想。”李凯锐说:“我天天都在这么想,夜夜都要这么做。他有帮手,就算我能打过他,也打不过他的那些帮手。”

“不用在意他的帮手,你做了我的徒弟,你有无穷无尽的帮手。”

“师父,我要跟你学艺。”

“好!跟我回山之前我送你一个礼物,把你的腿复原。”

“师父,我的原腿还在。只是徒儿不想用。”

“我要用现在的模样,做到我想要做的事!我用一条腿,胜过他两条腿。”

老人家挥手扇了李凯锐的耳光。“我为什么打你,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我告诉你,为什么打你。”老人家拽起李凯锐,再把他重重的丢下。“做一件事情,无论有多么容易多么艰难,都要全力以赴,用到能用的所有条件,发挥自己所有的力量。抱有这样的信念才能完成不能够完成的任务!”

老人家双手背负,傲然的说道:“我是段天,得然山自在门的大自在。”

“李凯锐拜见段天大自在。”

“随我回山吧。”

段天带着李凯锐走进那棵大树。大树出现五彩藤蔓,有着五彩的光晕很是漂亮。

“漂亮吗?”小妮子蹲着和林芳儿说:“那是木遁术,叫五彩华裳。想学吗?只要你肯拜我为师,我就教给你。”

“请姐姐将我送到清凉大山脉,叶家军那里。”

林芳儿现在只想见到叶伍忆,到他的怀里才是最后的归宿。

“真是没趣,无聊。”小妮子招来一只鹰,只能容下三人骑行的飞天鹰。抱起林芳儿,小妮子笑着说:“别说你看着很瘦,可是很有肉哦。怨不得那个变态要给那个展破魂戴帽子。”

骑在飞天鹰上,小妮子很健谈。“我没师父的本事,不能带着人用五彩华裳。只能耗费时间赶路了。不过我的小鹰很能飞的,是吧小鹰。”飞天鹰本来飞得非常的快,主人的夸奖让它兴奋,如见了母鹰一般嗖!天空里出现了一道残影。

“赏刀会?”

展破魂吃晚饭的时候,收到了林府送来的请柬。

“熊叔,你说林府里一个老头儿出关,要死要活的搞什么庆典,是不是有俩糟钱没地方使唤了?”

“重要的人出来走动走动,当然要张一张声势了。少主,您去吗?”

“我怎么能不去?你看看上面给我的称呼。麻痹的贤婿,我看是闲着床没有你家闺女的胥吧。”展破魂怕熊罢天听不懂自己的意思,把那个胥字沾着酒水写在了桌面上。展破魂贱笑两声,颇为自己骂人才华自得。

“既然少主要参加,那得准备下一口好刀才行。不然会弱了平蛮王的威风,丢了林家的脸面。到时候可是不好收场。”

嘡啷一声,展破魂拿出师父给的百炼钢刀。“就是他了,爱谁谁!”

你想爱谁谁就能爱谁谁的吗?幼稚的想法。带着幼稚的想法的展破魂去了林府。在三日后,林府的赏刀会如期召开。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为了配合这样好的天气,展破魂换了一身新衣裳,还洗了把脸。

第一次进林家的宅子,展破魂很新奇。想看看这个地方有什么奇异的地方,能招惹进来石淑慧那样的女人。

新余白癜病医院
佛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眉山治疗妇科方法
新余白癜风
佛山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