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北京代驾市场鱼龙混杂游击队神出鬼没图

发布时间:2019-08-14 18:36:49
北京代驾市场鱼龙混杂 “游击队”神出鬼没(图) 暗访京城“酒后代驾”   本报 周暹   刚刚过去的农历新年,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总要喝酒助兴;大小酒会、聚餐不断,自是把酒言欢,这节日的餐桌上少什么也不能少了酒啊!然而,当您觥筹交错、醉意朦胧之际,是否为找代驾犯过愁呢?代驾好找吗?服务安全吗?收费高不高?带着这一连串的问题,追寻这群昼伏夜出的“酒后代驾人”的踪影,暗访了京城鱼龙混杂的代驾市场。   调查一   尴尬的代驾“正规军”   -地点:金钱豹国际美食百汇世贸天阶店   【暗访】   2011年的最后一天,晚上6点半,金钱豹国际美食百汇世贸天阶店里食客络绎不绝。餐厅前台显着位置摆放着一块金色招牌,上面印有北京顺停停车管理有限公司酒后代驾的服务。   “这些天每晚都有十几拨儿客人找代驾,过年了嘛,大伙儿高兴就得喝点酒,代驾的生意可好了!”餐厅客服刘菲正同说着,客人闻女士走过来,说自己的老公喝高了,一会儿请刘菲帮忙找个代驾。   “我把给您,您自个儿联系吧!”刘菲边说边把闻女士领到代驾公司的招牌前。这家餐厅与一些代驾公司签有协议,但只负责介绍客人,至于收费标准、服务质量等则由代驾公司定,与餐厅无关。   闻女士掏出,开始与代驾公司联系。“喂,我在金钱豹世贸天阶店,9点左右能来个人代驾吗?”得到肯定答复后,闻女士又详细询问了等候时间、代驾费用等细节。她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找代驾,必须问细点儿,以防吃亏上当。   8点45分,身着顺停代驾字样服装的代驾司机苏志伟来到餐厅前台。   “我老公还得一会儿,等候时间从什么时候算起啊?”闻女士问。   “您预定的是9点就从9点算起,9点以后每超过20分钟加收20元。”说着,苏志伟拿出一张公司代驾服务单,上面清楚地写着预约出发时间、等候时间、代驾服务类型、车辆保险是否全险、车辆有损伤声明、结算方式、收费金额等项目。   苏志伟干代驾这行儿已经小两年了。当问及代驾过程中出事谁负责时,小苏说,如果不是车辆本身的原因,当然公司负,这在代驾服务协议上写得很清楚。   这份协议共有九项条款,对代驾类别、着装、收费、义务、承担都有明确的规定。其中承担一项为黑体字,格外醒目:如遇意外交通事故发生,若属于甲方代驾员驾车违法行为而应承担的,甲方承担保险公司不赔部分的车辆损失。当甲方所负责达50%以上时,甲方还负担乙方车辆修理期间适当的交通补贴费用100—200元。   看过协议,又查看了小苏的驾照,闻女士才放心地在协议上签了字。   小苏则前前后后将车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车身没有碰撞剐蹭后,才拿着车钥匙坐上驾驶位。   9点18分,征得闻女士同意,随闻女士两口子一起上了车。   小苏的驾驶技术很娴熟。他说,自己应聘时,公司录用挺严格,不仅需要证照齐全,还要面试身体条件、笔试交通规则,最重要的是必须现场试车。而且公司明确规定:不足3年驾龄不能从事代驾。   试探他:“下次再请代驾就直接找你吧。”   一听这话,小苏直摇头,“我可不敢私自拉活,公司管理得严,一旦被发现,罚款不说,搞不好还丢了饭碗!”   代驾这个行当良莠不齐。小苏说, 公司在工商部门注册,是正规企业。虽然社会上“黑”代驾公司不少,收入可能还高,但出了事不承担,风险太大。   9点47分,车平稳地停在了闻女士所住的小区楼下,里程表显示12.7公里。按照公司服务协议,目的地距离酒店10公里以内,收费100元;10公里以外,每公里加收5元。另外,由于等候没到20分钟,不加收等候费。因此,此次代驾费为115元。   这单活儿,小苏能挣65元,其余50元是公司收取的信息费和管理费。由于公司规模较大,挂靠的饭店、餐厅多,活源不愁,每月就算拉不着活,像小苏这样的代驾司机也有千元左右的保底。   闻女士也觉得收费比较合理,服务态度不错,但她不知道,即使是这样的公司开展代驾服务,收费也没有可依循的行业标准。   【分析】   在京城,像“顺停”这种开展代驾业务的“正规”公司有20家左右。说“正规”,是指经工商注册,公司具备了合法资质。在代驾服务中,这些公司规章管理制度健全,服务流程相对规范,已经形成一定规模,拥有固定的市场份额。聘用的司机不仅驾龄要求严格,而且必须培训上岗,还统一着装。   很多客户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公司,是因为它们能够提供服务协议,明码标价,收费相对合理,服务安全有保障,一旦发生事故能承担一定的。但发现,尽管身份合法,从事代驾业务也很尴尬。一位公司负责人认为,笼统说“正规代驾公司”不准确,因为目前我国行业分类中根本没有代驾这个门类,公司都是以汽车服务、汽车技术、停车管理等经营项目登记注册的。只是代驾市场客观存在,又不为法律明令禁止,无需特种行业审批,所以才涉足这个领域。他形容,这种状况更像是打“擦边球”。   然而,那些“黑”代驾公司或者私人代驾不仅不具备合法资质,还缺乏严格管理,收费随意,安全保障让人难以把握。   打着公司旗号的“杂牌军”   -地点:官园桥东雅轩酒店   【暗访】   1月18日晚,杨先生开车去官园桥东的雅轩酒店参加朋友聚会,当晚10点左右酒毕,他又要赶赴下一场生意应酬。此前,杨先生预约了代驾,下楼时,代驾司机李师傅已在酒店外等候。杨先生告诉,这里的代驾都是酒店指定的,代驾费每次300元,显然贵了点儿,但可以随餐费一起结算报销, 不用自己掏腰包。   李师傅已经干了四年代驾,是北京人,熟悉路况,加上五十开外的年纪也稳重,所以活源不少,很多都是回头客。“好些客户有我的,要代驾就直接跟我联系,根本不通过公司,这样公司不扣除信息费、管理费,客户省不少,我也能多赚个十块、二十块的。”说着,他把写有自己号的小纸片递给杨先生,“下次您就直接打这个找我,我给您优惠啊!”   “私自揽活儿,您就不怕公司处罚吗?”有疑问。   “我们公司叫啥名儿到现在我都不太清楚,反正有活儿公司的人就打通知我,干完活直接从酒店拿钱走人,平时公司根本管不着我们!”李师傅说。   “万一路上出什么事,谁负责啊?”   “没出过什么大事,小事就自认倒霉呗!”李师傅调侃。   杨先生把李师傅的存进了,他说,年底各种应酬每月都在20次以上,月月代驾费都得2000元左右。“与司机直接联系,能便宜不少,一次能省个七八十元。”加上又是几家酒店的VIP客户,每次找代驾还能享受八五折优惠。   “比较起来还是打的合算那。”觉得。   杨先生摆摆手说,打车赴宴,单程一般在30元左右,是不贵。但很多时候要自己到路边招手拦车,如果手里再拿着提包、物品什么的,就更不方便了。何况快过年了,天气又冷,出租车很难打到,有时等二十分钟、半个小时都打不上一辆。   【分析】   通过暗访,初步了解到“杂牌”公司的一些情况。据一些代驾司机说,目前在北京城区,这种“杂牌军”式的代驾公司并不少,数量估计是注册公司的十倍以上。与注册公司不同的是,一些“杂牌军”的办公地点、代驾司机、收费标准等都不固定,甚至公司名称也经常更换。由于管理松散,司机流动性大,服务质量没有信誉保证,一旦出了事故,公司容易“人间蒸发”。   李师傅所在的公司就是一支“杂牌军”。他说,和那些明码标价的公司比,像他们这种公司收费标准弹性大,每次80至300元不等,给客人留下了讨价还价的空间,因此客户挺多,不愁没有市场。   但无论“正规军”还是“杂牌军”,调查发现,对代驾这个“行业”来说,都没有相应的部门来监管。一些客户反映,那些“黑代驾”定价随意,能宰就宰,想投诉都不知去那儿投诉。 [1][2]下一页调查三   神出鬼没的“游击队”   -地点:工体北门密克斯酒吧   三里屯16号俱乐部   后海酒吧   【暗访】   1月15日午夜,密克斯酒吧霓虹闪烁、音乐轻柔,时尚青年们或两人对坐,细品慢咂;或三五成群,开怀畅饮。   酒吧外,寒风刺骨,行人稀少。晚12点43分,白领李先生与朋友们畅饮数杯后走出酒吧。   “要代驾吗?”一位“黑衣人”迎过来。   “多少钱啊?”李先生随口问。   “您看都这么晚了,多给点儿辛苦钱,500吧!”   “太贵了!最多给200,要不找别人了!”   “退一步,300,马上就走!”“黑衣人”还价后,交易达成。   这位“黑衣人”就是一个私人代驾司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代驾“游击队”。在这些人里, “黑衣人”属于自己出来“找食”的“散兵游勇”,更多的则是社会上一些挂靠在酒吧、KTV的“老关系户”,甚或就是酒吧、KTV的保安和服务生。   后海某酒吧一位保安毫不讳言地告诉,由酒吧保安或服务生当代驾的情况很普遍,他所在的酒吧就有4个。如果外面的代驾“个体户”来拉活儿,每次得给保安或服务生15%左右的提成。   “收费标准可比正规代驾公司高不少啊,能经常揽到活儿吗?”   “那您可就想错啦, 开车来酒吧消费的有几个没钱的? 有的客人根本不把几百块钱当回事儿,碰上客人高兴,没准儿小费还能给个二三百呢!”   据这位保安讲,酒吧保安或服务生代驾的一般都是熟客,不签协议,只负责开车。   与密克斯酒吧门外遇到的那位“黑衣人”一样, 小军也是一个经常在三里屯16号俱乐部周边蹲守趴活儿跑单帮的。他告诉,年前活儿多,要得上价儿,每晚至少能拉两趟,赚五六百元不成问题。平时周末机会多一点儿,工作日就不好说了,有时一晚上都没活儿。   当问及这一带像他这样跑单帮的人有多少时, 小军估摸怎么也得有十几个, 有时还多, 反正是有竞争的。   【分析】   在三里屯16号俱乐部和夜色酒吧,随机采访了十几位客人,多数表示雇过私人代驾,每次价格都在300元左右。他们反映,私人代驾收费更离谱儿,不仅要价高,服务上也是揽客时热情,上车后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有的还故意绕道多要钱。受访者一般能够接受的代驾费是每小时100元左右,但不论收费多少,他们认为都应由政府部门主导,不能让“黑代驾”搅乱市场,任意侵害客户利益。   随着北京市对司机酒驾处罚力度的加大,广大开车族自觉意识在提高,但饮酒又是很多人的喜好,逢年过节聚会畅饮更是传统。各方面因素叠加,催生了代驾这个新兴行业。据一些公司人士介绍,代驾服务包括酒后代驾、商务代驾、旅行代驾和长途代驾等多种形式,每年北京代驾市场的流动资金量至少在5亿元左右。这么大的市场,20家正规公司平均每家一年营业收入按300万元计算,总共也就6000多万元,还有4亿多元那儿去了?他们认为是通过不同的渠道流走了。   连日暗访发现,代驾市场需求旺盛,利润空间大,充满商机,由于没有准入标准,很多人都想涉足其间。以现有正规代驾公司司机保有量和所占市场份额,有人推算,目前游走于灰色地带的“黑公司”和“游击队”在2万人以上。规范管理代驾行业已是时候。   专家连线   尽快出台代驾行业准入标准   卫杰(民进北京市委经济金融委员会委员):政府部门应及时制定出台代驾行业准入标准,就代驾公司资质、代驾人员资质、代驾价格、发生意外时赔偿及划分等逐一做出明确要求,由政府相关部门统一进行代驾公司资质认证。可建立类似112的一号通代驾服务平台,将全市依法登记注册的代驾公司纳入平台服务,统一由服务平台根据消费者及酒店提供的所在位置,就近指定代驾服务公司提供代驾服务,并做好相关信息记载,以便发生交通事故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时,相关部门能及时、准确介入。   代驾发生交通事故谁负责   张金澎(北京市律协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代驾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由那一方承担应依具体发生情形而定:1、如果是酒店吸引生意为顾客提供的免费或收费代驾服务,双方形成消费服务法律关系,那么,除保险公司应承担外,酒店应承担赔偿。2、如果是车主自行找人代驾的,双方形成雇佣法律关系,如发生交通事故,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车主应当承担赔偿;但如果交通事故是由代驾者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代驾者应当与车主承担连带赔偿,车主承担连带赔偿的,可以向代驾者追偿。3、如果是朋友间免费为酒后车主代驾驶的,双方形成无偿帮工法律关系,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应由车主承担赔偿;但如果车主明确拒绝帮工的,车主不承担赔偿;另外,如果帮工的朋友在交通事故中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车主应与帮工者承担连带赔偿。4、如果是车主找代驾公司代驾的,双方形成的是委托法律关系,依据合同法第406条的规定,应由代驾公司承担赔偿。   小贴士   1、代驾时间有“临界点”:以正规代驾公司为例,一般以晚11时为界,之前不加收过夜费。预约正规代驾公司价格更合理、安全系数更高。   2、代驾并非“一口价”:经常需要代驾的顾客,可以申请成为享受折扣价的VIP顾客,或是享受集团价、散客价,以及获取可以积分优惠的“会员卡”。另外,建议掌握几个熟悉的代驾司机的,有需要提前联系,价格上一般也可商讨。   延伸阅读   酒后驾车、特别是醉酒驾车,已成为引发交通事故的一大杀手。酒后代驾服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酒后驾车引发交通事故的可能性,也在客观上促进了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实施,有利于社会公共安全秩序的进一步改善和人们家庭生活的幸福平安。   2004年初,北京奔奥安达汽车驾驶服务有限公司成为北京市首家开展“酒后代驾”业务的公司。从2008年开始,京城代驾市场缓慢升温。2010年,借助世界杯的声势和北京各大啤酒节的陆续召开,代驾行业进入黄金期。目前正规的代驾公司约20家左右。   他山之石   据中国酒店业协会有关专家介绍,在国内,酒后代驾是新生事物,但在国外已非常普遍。以韩国为例,尽管汽车业发达,很多人有喝酒的习惯,但酒后驾驶的行为却很少,相当程度上得益于众多“代驾业务”公司提供了便利的服务。代驾作为一种行业在韩国已有20多年的历史,有专门的行业协会管理,每年要进行各种年检和资质认证,“严格的管理、规范的运作”是韩国代驾市场红火的主要原因之一。 前一页[1][2]维生素D滴剂什么时间吃
脑栓塞溶栓并发症
孩子流鼻血
云南生物谷发展历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