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我就是妖怪 第三卷 走,拯救地球去 第十二章 非我族类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0:03

我就是妖怪 第三卷 走,拯救地球去 第十二章 非我族类

……我和林子文面对面坐着,桌上摆着几个盒饭,他边吃边抽鼻子。

阿破抹着嘴冲我伸手道:“老大,咱先把刚才那次的钱结了。”

我瞪了林子文一眼,边掏钱边说:“你俩不会是事先商量好了合伙阴我钱吧?”

阿破弹了弹那张钱笑道:“现在这事才有点意思了。”

我说:“阿破,我们正约法三章呢,有什么要注意的你跟小林说说。”

阿破想了想道:“杀归杀,不许窥探我的私生活,就像昨天,我要是万一和个姑娘在一起你还不看了免费毛片?”

林子文道:“以后你结了婚我就不进去了。”

阿破惊道:“你还想杀到我结了婚?”

林子文淡淡道:“只要你不死,我会一直跟着你!”

阿破暴跳道:“我他妈最后肯定得死你手里――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林子文奇道:“怎么死的?”

“被你烦死的!”

林子文唉声叹气道:“相信我,碰上你这样的目标我也很不爽。但是做我们这一行很邪的,失一次手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以前我接了一单生意是刺杀哥伦比亚一个黑手党老大,难度有四星,雇主是他的对手,我寻找了一年机会才得手,可是那时我的雇主已经因为心脏病去世了,你们也知道,我干活从来是连订金都不收的,但我硬是赔本做完了那单生意。”

阿破道:“实话说吧,今天你又有什么新花样准备对付我?”

林子文眼睛一亮道:“用毒!这是我的强项,远程狙杀和射击我其实并不太喜欢,我觉得趴在高层建筑上等着目标出现简直毫无乐趣可言,我更钟爱于近身击杀和用毒!”

阿破道:“那你准备怎么给我下呢?”

林子文道:“要能从尸体里看出来那种还是看不出来那种?”

阿破道:“无所谓,能看出来那种吧。”

林子文道:“那对毒剂的要求就很简单了,至于下毒的办法,可以趁你熟睡的时候,或者下在你的饮料里、食品里甚至衣服上。”

阿破郁闷道:“你又打算摸黑祸祸我去?不用那么麻烦了。就在这下吧――”说着挽起袖子,把胳膊递到林子文鼻子前,“给,有什么毒尽管下。”

林子文道:“你说真的?”

阿破道:“下吧。”

林子文想了想道:“那我就试试。”他边掏包边说。“这种东西毒性很大,你想好了,据我观察,你的外伤愈合能力是很强,但是未必能抵挡得住它。”

我探头看去。只见林子文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白瓶来,里面是满满一瓶微带白色的粉末,我好奇道:“这是什么?”

“氢化钾,只要沾上一点或吸入微量就可致死!”

我急忙捂住鼻子……

林子文小心地拔开瓶盖,往一个矿泉水瓶里磕搭了一点,想了想,索性把一瓶氢化钾全倒了进去,摇匀,然后从包里又掏出一个像气管子那么大的针管来……

阿破也不禁变色道:“太夸张了吧?”

林子文把一瓶毒水都吸在针管里,说:“你要后悔可以不用试。”

阿破道:“还是就这样吧。省得你半夜又溜门撬锁的。”

林子文熟练地拿出一根橡皮筋来勒在阿破胳膊上,拍了拍,露出粗壮的血管,然后把筷子那么粗的针头扎进去,缓缓推动针尾,足有一两百毫升的氢化钾溶液就慢慢地都注进了阿破的身体。

我看他那一大管液体道:“这个不便宜吧?500块钱够成本吗?”

阿破纳闷道:“什么500块钱?”

我忍着笑道:“谋杀你的报酬。”

这时林子文已经注射完毕,他观察着阿破的反应道:“有什么感觉?”

阿破沉着脸道:“没什么感觉!”

“那你脸怎么绿了?”

阿破咆哮道:“我他妈这是气的――村里杀头猪还给师傅封100块红包呢,杀我才要500块啊?”

我忍俊不禁道:“小林这笔买卖肯定是亏了。”

林子文讷讷道:“从昨天打丢那钉子开始就已经亏了,那根钉子特制也得1000多块。”

“那那把日本刀呢?”

“那是正经的日本玉钢刀,市价大概5000左右。”

阿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问:“你先告诉我你给我定的谋杀难度是几星?”

林子文老实道:“当初估量不足。一星……”

我火上浇油道:“你跟张嫂她儿子一个难度。”

阿破抓狂道:“姓林的,我算看明白了,你小子不愧是亚洲第一杀手,你是想把我活活气死!”

林子文见足够灭城的毒量打在阿破身上他还活蹦乱跳的。不禁沮丧道:“看来杀你是件任重道远的事――你们附近有出租房吗?”

阿破小心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先找个地方住下,慢慢研究杀死你的办法。”

阿破:“……”

这时孟大妈推门而入道:“小何啊,刚发下来那个预防流感的通知你见了吗?”她一进门见桌上摆着橡皮筋,针管,药瓶,问道。“你们这是干吗呢?”

我语塞道:“没……干什么。”

孟大妈表情严肃道:“你们不会是在吸毒吧?”

阿破双手搂着那个大针管道:“我的大妈,吸毒有用这么粗针管的吗?我……我中暑了。”

孟大妈看林子文的神情转为慈祥,道:“哟,这么说这个小年轻还是个大夫呢?”

林子文:“呃……不是专业的,学过几天。”

孟大妈指着那个放了氢化钾的小药瓶道:“你那药还有吗?老李家二小子也中暑了。”

林子文急忙把小瓶收进包里:“这个一般人不能用,这个……剂量比较重。”

孟大妈道:“那你给想想办法呗,小孩儿上吐下泻的,上午连学也没上……”

林子文叹了口气,从我跟前拿了支笔在纸上写着什么:“那试试用决明子15克,白菊花15克,干山楂5克,煎熬都可――孩子多大了?”

孟大妈道:“不到10岁。”

“哦。那熬好以后还可以放点冰糖什么的。”

孟大妈接过单子,啧啧叹道:“这么年轻,还是个中医。”

孟大妈走后林子文见我和阿破都用异样的目光看他,一摊手道:“学杀人之前总得先学点药理什么的吧?”

我说:“你要真想在这租房子刚才那个人肯定能帮上忙。”

林子文一听急忙一溜烟跑出去。跑到门口的时候抓住门框问我:“她姓什么?”

“孟。”

林子文一路叫着:“孟大妈,孟大妈……”

孟大妈愕然道:“有事?”

“您这还有房吗?”

“是你住还是替朋友问?”

“我住。”

“还有一间平房,不大,而且就一张床。”

这时两个人已经越走越远,说话声也模糊起来。只听林子文说:“那没事……多少钱……”

孟大妈的声音:“100一个月,你住多长时间?”

林子文:“……可能得住段时间。”

两个人终于走远了。

阿破有点发懵地问我:“这小子就在沙家浜扎下来啦?”

我幸灾乐祸道:“你完了,你就等着他每天拿你做实验吧。”

……

下午的时候,林子文背了一个大包打车来到王府大街,他又站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我的门,说:“跟你打声招呼,房子已经租下来了。”

我:“呃,好。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林子文微笑道:“谢谢。”

我发现这小伙子一笑还是满帅的,要混娱乐圈绝对不比林俊杰次,而且我发现杀手的名字都起得比较诗情画意。叫李大王三陈二狗的那都是打手……

林子文转身去搬家,我在他背后嘱咐道:“枪啊棒啊什么的别让人看见啊。”

林子文回头道:“对了,晚上我请吃饭,你有什么朋友都一起叫过来吧。”

我迟疑道:“有这个必要吗?”

林子文一笑道:“有!”

这时张泰伟开了一辆车到了我门外,他见我这还有“朋友”,就冲林子文笑了一下,林子文礼貌道:“你好。”亚洲第一杀手和中国特种兵就这样戏剧性地见面了。

张泰伟把我拉进办公室,递给我一个大盒子道:“这是一套西服和一些通讯器材,不会用就看看说明书,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说:“差不多了。你给我那本书就剩20页了。”

张泰伟道:“那书看不看其实对你没意义,要按常理出牌我们就找写书那人去了。”

我说“那个公主是明天来吗?”

“对,到时候我会派人来接你,她一下飞机我就安排你们见面。”说到这。张泰伟把手放在我肩膀道:“叶卡捷琳娜公主在中国这段时间就全靠你了。”

通过这两天的学习和观摩林子文的实践,我深刻地了解到了一个保镖的艰辛,我说:“我可是只会抓子弹,如果杀手秘密潜入她的房间、或者在她食物衣服上下毒我怎么办?”

张泰伟意外道:“你还挺了解这些暗杀手段的嘛。”

我叹气道:“这就叫耳濡目染啊。”

张泰伟道:“你主要负责她在公共场合的安全,生活方面嘛,她自己也有保镖。而且公主的一应起居都有她身边的人照顾。你只要不让恶性的刺杀事件发生就行,要杀她的人那么多,咱们中国可不能受了这个栽赃。”

我点头道:“明白了。”

晚上,林子文的请客被我安排在了小排挡,除了我们四个和王水生以外,我还叫上了高大全和孙满楼,考虑到这次聚会的特殊性,我没有邀请王成参加。

小排挡的里间有两张桌子,一并就是个小包厢。

反正都是自己人,我也没有藏着掖着,开门见山地介绍林子文道:“这是小林,他是个杀手。”

孙满楼急忙用指头捅高大全:“包相公。你管不管?”

高大全抬头看了林子文一眼道:“人类的事我们神族不方便插手。”

林子文小声问我:“我这身份这么公开了合适吗?”

我笑道:“没事,他们的真实身份比你还见不得人呢。”

林子文也不多想,当了十来年杀手的他早已经见多不怪,干脆地举起杯子道:“各位。那我来这的目的也明说了吧,就是为了杀陈可破,以后行动中免不了要骚扰到大家,我这边先赔礼了。”

阿破只顾吃饭,不说话。

其他人也都不方便表示什么立场。只有王水生见气氛尴尬,端起酒杯站起来跟林子文碰了一下道:“祝你成功。”

阿破抓起一把蒜呵斥他道:“坐下!”

王水生赶紧坐下了……

孙满楼小心地问阿破:“为什么呀,谁请他来的?”

我咳嗽了一声说:“是我请的。”

孙满楼一副江湖前辈给后生们调节矛盾的口气道:“你们弟兄之间有什么说不开的,非得动暗花(杀手)不可么?”

我笑道:“大家别误会,其实要不是小林那么死心眼,我也不会请他杀阿破。”我把事情的经过一说,高大全总结道:“我很佩服小林的职业道德,但是对他职业的本身很不感冒。”

林子文这时才知道我要去保护叶卡捷琳娜,他好奇道:“原来是这样,你为什么要保护她?”

我说:“因为她要来中国。而在中国的这段时间她绝不能出事。”

林子文莫名其妙道:“这是什么道理,就算她出事了也不能说明就是中国人干的呀?”

“那也不行!”我给他打比方道:“比如你有个亲戚――就你爸吧,你爸去隔壁老王家串门,被老李家的人堵在门上给打了,虽然不是老王家的人动的手,你能不记恨他们家吗?邻居们怎么看老王?”

林子文绕了半天勉强把关系整清楚,摊手道:“这是什么道理,我不明白!”

我激动道:“这关系到国家声誉,你是不是中国人?”

林子文笑道:“我虽然是从小在中国长大,不过我国籍马来西亚的……”

我恍然地一拍头顶。感慨道:“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高大全和王水生都抬头瞪我……

我忙补充道:“我说的是民族,不是种族。”

王水生继续瞪我……

小慧笑着冲林子文一举杯道:“虽然不能祝你成功,但祝你在这里过得愉快。”

林子文客气道:“会的――其实我现在才发现在杀手生涯里偶尔出现一个不容易杀死的人也不是多坏的事。他总能激发我的灵感和热情。”

阿破满不在乎地夹了一筷子木耳炒蛋塞进嘴里,忽然面色一变,猛的问林子文:“你是不是又在我菜里下毒了?为什么味道这么怪?”

不等林子文回答,小排挡的胖老板颠颠地从外面跑进来,满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刚发现我炒木耳的时候多放了一把花椒。你们还没动筷子呢吧?”

------------分割-----------

隆重推荐一本书:蝴蝶效应之穿越甲午,地址::qidianbookaspx,书号,已有180w余万字,很热血啊,书中还有小花的客串呢

----------再分再割---------

马上国庆了,祝祖国繁荣昌盛!小花顺便搭车求个下月的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包头市蒙中医院
莱州市中医医院
赤峰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杭州治男科医院
泰州癫痫病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